评论:“株连式拆迁”为何禁而不止


 发布时间:2020-10-21 01:06:52

房子的产权本来非常清晰,但就在茅、陈两人登记结婚前,婆婆郑女士的一个主意,让这套房子的归属变得扑朔迷离:通过中介,陈女士以260万元的价格,购得登记在茅先生名下的这套房子。然后,婆婆郑女士从银行套出了180万的贷款。夫妻关系破裂两家人为争房子法庭相见2011年,茅、陈关系破裂,陈

邝婆婆诉请撤销邓小姐的房产证,房管局称,即使撤销,房产证也是恢复到黎先生名下,建议原告撤诉再另行提起诉讼,把黎先生也列为诉讼对象,才能彻底解决问题。邝婆婆则很不服气,房管局根据错误的公证书做出错误的房屋产权转移登记,难道不能主动撤销恢复原状吗?至于为何不告黎先生,律师称,去房管局查档时,只知道房屋现在在邓小姐名下。直到起诉后,房管局将答辩状送达他们,他们才知道房子还经过了黎先生这一手。但问题已经不像邝婆婆想象的那么简单。“好端端把我正常买的房子撤销,我怎么可能接受?”邓小姐也很不忿。而且,现在这间房还被邓小姐抵押给了别人,问题更复杂了。目前,本案仍在进一步审理之中,本报也将继续关注。(记者 练情情 通讯员 赵璐璐)。

全程体验 共同感受——新春走基层年年过年,今年年味大不同。对于白下区银龙花园四期经适房的1000多户业主来说,今年春节格外值得回味,因为自去年6月底拿房后,不少业主都抢着装修,赶在新春到来前搬入新居,这个兔年春节,是他们在新家里过的第一个春节。记者在小区里逛了一圈发现,与上一次采访居民入住看到的空荡荡的阳台不同,这次的感受却是浓浓的年味,虽然地面已经被清扫过,但草地上零星的鞭炮屑透露出刚刚经历的喜庆。在17栋楼下,记者发现四楼一扇窗户上贴着大大的“喜喜”字,上楼敲门,女主人陶启梅热情地招呼着。

陈爹爹说,自己70多岁了,住在9楼,楼下有个年轻人,一大早去上班,看到他拎水辛苦,帮他拎了两桶。陈爹爹说,平时在楼道经常看到这个小伙子,但平时没有来往,所以没讲过话,这次停水他发现,这个年轻邻居其实很热情。昨天,记者从水务集团、小区物业办了解到,小区自来水地下管网破裂,致使水压严重不足,以至于停水。4天里,小区物业工作人员和水务集团的抢修人员加班加点寻找漏点,但均没有找到。什么时候能够恢复供水,只有等漏点找到才能确定。水务集团抢修人员说,该小区地下自来水管道是开发商自行安装的,按照要求,地下自来水管道使用寿命一般为十几年到几十年。水务集团铺设的管道一般可以用50年,然而,这个小区的管道只用了6年就出现问题,可能与安装及本身质量有关系。记者了解到,开发商当年曾在宣传中说,该小区是其品牌的代表作,是城市中心稀有的生态家园。记者张全录。

邝婆婆将房产证丢了,在补办房产证的过程中,却查证得知自家房屋短短一年间已两易主人,让人大吃一惊!房屋主人邝婆婆将房管局与购买此房屋的第一手买家黎先生一纸诉状告至法院,前日下午,越秀法院公开审理了此案。房管局:申请人提交资料审核充分两个月前,越秀法院曾审理过邝婆婆因房屋登记纠纷状告房管局与第二手买家邓女士一案,当时庭审时,邝婆婆诉称位于越秀区建设遛马路某房是其丈夫陈先生购买的房改房,2005年6月房管局向其丈夫颁发了房地产权证,该套房屋是两人的共同财产。

“4天了,家里水龙头没滴一滴水!只能一桶一桶往楼上拎,我的腰都扭伤了。”正在楼下接水的69岁的刘婆婆说。据她介绍,隔壁单元的一位婆婆因为身体原因上下楼不方便,儿女又不在身边,几天都没洗澡。“有时候,我看到她门开着,就给她送点水过去。”在小区靠近网球场的一栋居民楼住着不少老年人,一位姓陈的爹爹称,儿女、孙女要上班,他负责全家人一天的用水供应,腰都扭伤了还要拎水。不少老年人告诉记者,这次停水,不少年轻人看到老人从楼下拎水吃力,纷纷帮忙。

昨日一场秋雨,让家住武汉汇东·南湖新村小区1栋三单元11楼的曾婆婆苦不堪言:“我的天花板简直成了筛子!客厅、卧室都是水。”墙上有大片的水渍和霉斑,卧室床的上方,撑起了一个小帐篷。“只要一下雨,家里连渗带漏,完全影响正常生活。当初花30万元买的这套经适房,简直就是‘闹心房’。”曾婆婆叫苦不迭。武汉经济技术开发区沌阳街洪山村水岸毕加索6栋2单元702室的居民吴先生的遭遇,与曾婆婆如出一辙,他家的屋顶漏水一年了,一下大雨,几乎每个房间都“下小雨”,一直得不到解决。

经过一番查找后,周先生发现自家三楼阳光房的屋檐下,不知从何时起一群马蜂在此安了家。最初准备将蜂窝一捅了之的周先生,站在屋檐下看了一会儿。这群小家伙飞来飞去,在蜂窝内外进进出出,忙着筑巢采蜜,全然没有将他这个房屋主人放在眼中。看着小家伙们千姿百态的造型,平时就爱摄影的周先生动了一个念头,让这群马蜂当“模特”,每天拍一些它们生活的照片。一个多月来,网球大小的马蜂窝已经变成了篮球大小。在与马蜂朝夕相处的过程中,周先生先后捕捉到1000多张与马蜂有关的照片,照片里这群小家伙萌态百出,或是空中芭蕾,或是亲昵难分,或是相互捉弄。

2010年5月,其丈夫去世后,房子一直由其孙女居住。今年9月,其孙女告诉邝婆婆,说有人骚扰她,让她搬走,因为房屋已经卖给别人。邝婆婆于是去房管局查询,被告知房子已经被转过两手了。邝婆婆认为其丈夫绝不可能卖房,肯定是有人通过诈骗手段使房管局错误办理了房产更名手续。当时房管局辩称:该套房屋存在两次转移登记的情形,第一次转移登记为2011年9月,原告及其丈夫陈先生的委托代理人容沛麒将涉案房屋出售给黎先生而办理的转移登记;第二次转移登记为今年3月份,黎先生将房屋出售给本案第三人邓女士而办理的转移登记。

新天村 涛声 金田镇

上一篇: 2月份京沪房价环比同比均降 温州降幅最大

下一篇: 海埂公园在提升改造 “昆明市长”微博回复疑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275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