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融街集团开发的北京商品房


 发布时间:2020-09-26 18:52:59

在2014年房地产市场整体低迷的环境下,不少开发商选择缩紧寒衣预备“过冬”,具有国企背景的上市房企——金融街控股,却逆势南下开疆扩土。截至今年前三季度,金融街控股耗资182.46亿元,在广州、上海、天津、重庆、北京等地共获取8个项目(其中两块地为联合体拿地),其中,在广州共斩获四

金融街(000402)公告称,公司近日通过参加公开投标方式以总价29.5亿元获得了北京市西城区月坛南街地块两国有建设用地使用权,并收到北京市国土资源局中标通知书。该地块总用地面积18544.43平方米,地上建筑面积为14.2927平方米,土地用途为商业金融用地。根据北京市国土资源局相关文件规定,该地块需无偿还建回迁办公及商业用房51,214.78平方米,其中:地上建筑面积45,123.13平方米(包含在该地块地上建筑面积142,927平方米之内),地下建筑面积6091.65平方米。根据招标文件的规定,公司中标后应与一级开发单位北京华融基础设施投资有限公司签订《土地开发建设补偿协议》,补偿费18.55亿元,包含在该地块总土地价款之内。金融街此前曾以34.25亿元竞得月坛南街地块三,本次新竞得的月坛南街地块二平均楼面地价为20644元/平方米,低于市场预期。

企业对于品质办公物业旺盛的需求与购买力从近期光大国际中心等项目销售情况可见一斑。“一是成本优势明显,二是项目的建筑结构等品质方面并不比金融街核心区域差,此外项目虽然不在金融街区域内,但入驻企业同样可以享受到金融街区域的相关优惠政策。”刚从金融街核心区域搬至光大国际中心的某内资企业负责人表示。根据规划,金融街外扩方案已初步确定,未来其面积将达到4.77平方公里,“在可预见的未来,今日的‘泛’金融街区域必然成为未来新的商业办公区,区域内商业物业的辐射力将显著增强,优势及利好势必将进一步凸显。”金地产机构总经理周金旺如是说。(陈雪根)。

据半年报显示,报告期内,金融街实现房产销售签约额约 110 亿元,销售签约面积约 43 万平方米。其中,商务地产销售签约额约 78.6 亿元,占总体销售签约额比例为 71.45%;住宅销售签约额约 31.4 亿元,占总体销售签约额的比例为 28.55%。此外,数据显示,上半年,金融街住宅项目结算收入约 29.00 亿元,占结算收入比例约为77%,较去年同期增加约 30 个百分点,毛利率约为 30%;商务地产项目结算收入约 8.53 亿元,占结算收入比例约为 23%,较去年同期减少30 个百分点,毛利率约为 39%。报告期内,金融街中心整体租金收入较去年同期下降,主要原因是该项目受改扩建影响,出租面积减少。目前金融街中心可出租部分单位租金水平较去年同期上涨约32%,金融街方面表示,预计该项目将于 2015 年完成改扩建并对外出租,整体租金收入将显著上升。在土地储备方面,上半年,金融街共获取 6 个项目,土地总投资额约 103 亿元,新增项目总建筑面积约 93 万平方米,补充了重点城市土地资源。(记者 马文晶)。

其中近期最为活跃的游资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昨天连续出现在两只地产股上:金融街(买入1.17亿元)和深深宝A(买入8167万元)。值得注意的是,这家游资营业部昨天还出现在其他股上,如1.3亿元买入宝鹰股份,1387.10万元参与了金冠电气的大涨。整体来看,这些追逐地产股的游资又主要是来自浙江。如深深宝A的买入主力除银河证券绍兴营业部之外,财通证券温岭东辉北路营业部买入3182万元、中信证券杭州市心南路营业部买入2950万元,另外,国泰君安上海福山路营业部买入3479万元。

当前二级市场金融街的市值约为170亿元,而这些自持物业多位于大城市核心区域,其价值远远超过公司市值,仅部分物业加土地储备,最保守估值也高于400亿元。“安邦系”此次举牌或许正是看中金融街未来的升值空间,通过抄底地产公司进行财务投资。自去年12月开始,“安邦系”开始了在资本市场的举牌大戏:先是以136.78亿元的天价举牌招商银行;此后又与生命人寿在金地集团展开争夺,并三次举牌;如今,又将目标瞄准金融街,举牌总耗资已近200亿元。

产业升级流向决定区域投资价值商务地产市场相关专家表示,核心商务区的物业显然最有投资回报保障。但在北京核心商务区,目前几乎找不到可售的写字楼物业。在此背景下,关注核心商务区的产业流向问题,是寻找新的投资机会的。当前,因金融业、移动互联产业的升级已经产生了巨量的对商务办公空间的需求,但在北京金融街、中关村等核心商务区,却再无足够的容纳空间提供给这些新兴企业。有专家因此认为,新的商务区必然会因此而形成。位于西长安街的京西商务区因此被认为是最有可能的产业承接区域。

记者注意到,金融街的股权结构相对集中。在和谐健康险举牌之前,大股东持股占比达到27.92%,而其他股东持股均在3%以下。因此安邦保险想要通过举牌来掌握金融街的控股权显然还有很大差距。看好金融街升值空间?近来,险企对地产上市公司青睐有加,金地集团的逆势走强已经做了注解。本次和谐健康险举牌金融街,似乎很难牵涉到控股权之争,那么和谐健康险究竟看中了金融街哪一点?有业内人士告诉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从此前安邦与生命人寿对金地集团股权争夺路径看,这些险资似乎更想得到了企业的控股权,而背后实则是对房地产的热情。

此外,还有接近中信地产人士对记者表示,中信的退出应该还有更多的考虑。中信在北京还有多个一二级联动的地块,未来可能更专注于在二级市场争取拿到这些项目。对于退出的具体原因,中信地产北京投资公司高层不愿多谈。有同行则对中信没有拿地成功另有一种惋惜:亦庄地块如果早推出半年,土地市场完全不是现在的热度,中信底价拿地应该是板上钉钉的。故事3 金融街:没人“捣乱”,60多亿夺月坛两地9月24、28两日,今年内还未拿地的金融街控股终以总价63.75亿元连夺月坛黄金地段两块商业用地。

吕守刚 欢苑 泽信喜

上一篇: 超出用地红线能办不动产证吗

下一篇: 房地产开发红线外修道路成本扣除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258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