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天价养老院月租8千


 发布时间:2020-11-29 06:17:13

月租费、伙食费、护理费及其他杂费(部分公寓还收取水电等费用)加在一起,每人每月平均花费至少达到万元以上。入住“天价养老院”的主要人群,除了部分是归侨或港澳台胞外,大部分是退休教师和公务员,还有国有企业退休干部。许女士(化名)的父母入住了一家“天价院”,每月至少要花21000元。他

广州人口老龄化加剧,养老服务需求不断增加,截至2010年底,广州市60岁以上老年人口116.3万,约占户籍人口总数的14.48%。这种需求催生了庞大的养老市场,主打“养老”概念的地产项目犹如雨后春笋般在广州崛起。南方日报记者调查发现,广州惊现天价养老院,市民养老须花费45万元买一个VIP床位,入住后每个月要另外交2300元的服务和管理费用。如果非VIP会员入住,每月则需交3800元的床位费,加上基本护理费、设施及服务费,每个月至少花费5700元。

律师也强调购买这种房产有极大法律风险。开发商售卖养老院VIP床位是否合法?今年6月份以来,不断有市民向南方日报记者反映,称广州市场兴起养老地产投资,需要花费几十万购买一个养老院的VIP床位,不知这种投资是否合法。市民刘先生介绍,他有次驱车路过越秀横枝岗,被一栋很有岭南风格的建筑所吸引,原以为是西关私人住宅,走进去才发现,原来是一主打养老地产项目“颐福居·尊长园”的营销中心。中心有几十位客户正在排队看房,营销人员称,主要户型是20余平方米的单间,每套价格从28万到45万元不等。

“朋友跟我推荐了昌平一家养老院,但实在太远了。”住了一年多,张奶奶对养老院的护理和医疗都挺满意。“我每天要吃十几种药,以往在家都是自己摆药。现在医务室大夫每天按时给我发药,我不用想着每天几点该吃什么。”“护理型”最贴心张奶奶是个达观的老人,她的同屋原住着一位脑瘫的老人,疼痛时会“哎哟哎哟”地叫喊。张奶奶没觉得是打扰,反而总是开导、鼓励同屋老人。张奶奶注意观察细节,她发现院长进来与老人聊天时,手摸摸这儿眼看看那儿,是在检查卫生工作;午餐土豆小饼上的笑脸、房间里的绿植都让她心情不错。

此后曹桂霞屡次拖欠房租。张先焕说:2009年后他曾就对方拖欠租金一事两次向法院起诉,法院调解后,曹桂霞才缴清租金。去年7月合同到期,他不打算续租,但曹占着厂房不愿离开。他向法院起诉,今年4月申请法院强制腾退。截至目前对方仍欠近1年房屋使用费29万多元。曹非法占有房东财产,他作为有权断水断电。他强调30多名老人,系自愿搬迁到1、2层临时托管机构,吃住暂不收一分钱。搬迁老人,也是响应法院要求平稳过渡的考虑。昨日,硚口区民政局有关负责人表示,此系合同纠纷,昨已到场协调。

柳表示,前几年养老院连续亏损,这两年经营才转好。今年7月4日上午,张某突然断水断电24小时,其间养老院97名老人没有冷气没有水。当天下午,一伙人让老人搬进1、2层另一半房间内,后被阻止。事后清点,38名老人“被搬迁”到了隔壁。昨日,对来自养老院的指责,65岁的房东张先焕拿出法院判决书。他本就开办了一家名叫“福泽”的养老院,2007年,养老院被曹桂霞承包。2009年,在他同意情况下,曹租下福泽养老院原址后,注册成立了霞光养老院。

大恒发 黑家堡 直通

上一篇: 遇新政购房不成卖方拒退定金 法官:双方不属违约

下一篇: 法官送房产解冻到房管局要多久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15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