养老院需要什么性质的房产


 发布时间:2020-11-30 08:49:38

但想干一番事业的他放弃了做个土豪坐吃房租的生活。经过三个多月的调查摸底和专家指点,2013年7月,他投资500万元创立的社区养老院试营业,当天就入住了一位老人。陈卿介绍,从今年3月至今,每个月养老院新增10位老人,现在院里已经入住了80多位老人。昨日,该养老院正式开张。作为社区养

窗台上铺着垫子,董老爷子可以用胳膊肘顶住垫子撑住身子看外面的世界。小孟说,相对于92岁的高龄,老爷子的身体算不错,居家的养老环境也不错。但是,让他最担心的是房间的适老性问题——董老爷子住在老式楼房里,卫生间有30厘米高的台阶——比地铁车站的台阶还要高一半。老人每次上厕所,都是穿着拖鞋,颤颤巍巍地蹭到门口,用一只手撑住旁边的洗衣机,再用另一只手去拽厕所的门框。“我们建议很多次了,但是家属说确实改不了,台阶底下都是管道。

符合条件的60岁以上的老人,每月交付4700至5700元不等的费用(含床位费和设施服务费、基本护理费)便可入住。“以前去养老院探访老人,看到他们的境况让人感觉很不舒服。”广州颐德投资有限公司总经理黄东升透露改做养老地产的初衷。据其向媒体介绍,去年,他租下横枝岗路占地面积1万平方米的仓库用地,改造成目前的颐福居。这是颐德投资公司进军养老行业的首个项目。该地为广百和民政局所有,租约为20年。黄东升说,经过改造,颐福居共有9栋楼,楼高3层,可容纳200多张床,建筑颇具岭南风格,室内装修设计类似酒店。

她希望找到一个居住环境舒适、饮食搭配健康、有各种娱乐设施、出行方便的养老之所。比较各种养老院但拿不定主意,她又将目光投向一个名叫“如恩岁月”的老年房产项目。“如恩岁月”与养老院这种交月费享受养老服务的酒店式管理不同,业主需购置房产才能享受诸如医疗、自助餐等养老院类似的服务,其房价也较周边房产项目每平方米高出2000元左右。这种纯粹的老年房产项目在中国内陆城市重庆面市不久。刘淑琴不缺买房的钱,但对“如恩岁月”这样的老年房产却兴趣不大,“没有必要为养老还买套房子,儿子不喜欢这房子的话不好处理,还是找一个服务好的养老院更合算”。

”他说,这里紧靠阅江楼风景区,环境优美,但受公务、商务消费骤然降温的影响,生意逐渐转差,酒店方遂萌生转型想法。与此同时,鼓楼区正在为如何增加养老床位而犯愁。鼓楼区民政局相关负责人说,在主城区很难找到新建养老机构的场地,我们四处物色后,觉得这里最适合改建养老机构。双方一拍即合,决定共同建设、运营一家养老机构。据介绍,这家酒店有3栋楼,建筑面积9200多平方米,有近百个包间。养老院基本保留了酒店原有结构,餐饮小包间改为单室套,大包间变为标准间,以两人房为主。

某养老酒店还称附近有3家三甲医院及广州市唯一一家老人病医院。在收取费用的情况下,可由专人每天送入住者到医院检查。不过,当记者问及医生、护士曾在哪些医院就职、是哪些方面的“专业医生”等细节问题时,不是每家养老院的工作人员都能答得上来,在“健康服务”上是否能与高收费匹配,有待考证。到底多“天价”?在养老公寓的“价目表”上,记者见到,豪华房一个单间的价格达到8000元,收费最低的“高级房”价格也需要4500元。这里的“月租”包伙食,但护理费从2000元到8000元不等,如果入住者完全能自理,也要收取500元护理费。

另一方面,东莞酒店众多,不少酒店正在谋求转型,广东省两会期间也有人提出来将五星级酒店改建成养老院。谢培豪透露,去年年底到今年年初,厚街镇的几个老板就都已经多次找他咨询,想将厂房或者星级酒店改成养老院。但是谢培豪并不赞成“匆匆上马”。“五星级酒店变成养老院并不是换个名字就行,还要进行很多设备设施的改造,投入非常巨大”,谢培豪称,“在改建上,最好能取得政府的支持和投入,同时,政府能配套将医保等政策也落实下来,会更加有力。

中新社重庆11月2日电 (记者 刘贤)2日在重庆举行的第八届中国老年产业博览会(简称老博会)上,专为老年人打造的房地产项目初试水遇冷,但项目方和业内人士中不乏看好者。74岁的刘淑琴挎着两个布包,里面装满各类养老院的广告单,其中有每月1000元人民币左右的平价收费标准的养老院,也有合展天池老年护养中心这样高端的老年公寓,每月收费数千元至上万元不等。刘淑琴不想跟儿子住一起,因为饮食上与年轻人偏好不同,而且没有同龄人聊天。

北京大学社会学系教授陆杰华表示,公办养老机构是国家事业单位性质的保障机构,应确保优先接收城市三无老人、农村五保老人、低保老人等弱势群体,对于不少养老院开始向社会开放多余床位的“自营”行为,其收费标准必须跟市场接轨,不然会造成民办机构经营难以为继。其次是确保公平透明,大力推广养老床位轮候评估制度。养老床位资源稀缺,在总量不足的前提下,必须解决分配的公平性。记者了解到,广州从今年1月20日率先在全国实行养老床位轮候制,将全市、区(县)两级公办养老床位纳入公开轮候,并通过统一的信息平台向全市老年人开放。

而在官方表态中,这两块地的出让也明确是“养老用地向社会资本开放,允许社会资本进入民生领域”。专家认为,这实际上是改变了以往社会福利用地只能由政府投资开发,而“民用养老院”只能租赁场所经营的局面。开发商兴趣一般而记者也在近日采访了多位开发商代表和专家,他们对这一地块并没有表现出一贯的对土地出让的兴趣。“地太小,不适合搞养老配套住宅开发,而只能建个民办养老院。”深圳职业技术学院房地产研究所所长邓志旺认为,两宗地块的建筑面积都在1万—3万平方米左右,由此推算两宗用地只能建设为民办养老院,不可能搞开发商更为热衷的养老地产开发。

姓卿 昆宏里 徐店

上一篇: 达州南外里仁居房产多少年

下一篇: 江湾城安置房可以买吗达州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5246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