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求财心切 借钱买安置房多次出售赚差价被捕


 发布时间:2021-04-14 05:59:46

梅州市一栋商场刚竣工,就接连惹来官司。买主凭着盖有公司公章的“证明”称两年前买了公司8300平方米的房子,商场开发商却说毫不知情。司法鉴定中心的鉴定结论认为,“证明”上盖公章的日期与书写日期不符。2003年2月12日,梅州市恒基实业公司(后变更为梅州市恒基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与

吴某提出可以先将新房落在别人的户头上,等焦某将现在居住的房屋卖掉后,再将房子过户到他的名下,焦某同意了。后来吴某告诉焦某房屋过户需要100万元税费,他有熟人,80万元就可搞定,一下子能省20万元,焦某便将80万元交给吴某等人,让他帮忙办理。一段时间后,焦某将自己原有的住房卖掉,然后便找吴某等人商量将新房过户到自己名下。这一次吴某提出要340万元办理房屋过户,由于两次费用差额悬殊,焦某并没有立即答应吴某等人的要求,而是自行到相关部门进行咨询,结果咨询得知这次费用需要240万元,而非340万元。通过进一步咨询,焦某得知上一次房屋交易的100万元房屋过户税费还没有缴纳。焦某赶紧找吴某询问情况,自知事情败露的吴某等人立即逃跑,焦某随即报警。今年10月,北京警方将吴某列为网上逃犯进行追捕。莱西公安局水集派出所发现吴某已经逃回老家莱西,经过多日的跟踪,11月5日上午,民警发现吴某正在一服务大厅办理业务,遂将其抓获。11月12日,北京警方将吴某带回北京做进一步调查处理。

原来,由于在小区最初交付时,许多业主对当时空调外机机位设计方案不满,开发商便对吴某购买的这种套型的房屋的空调外机机位进行了调整,可是吴某房屋的原房主将预留给卧室的机位进行了封闭处理,而将卧室空调外机安放在了预留给客厅的外机机位上,这样一来,客厅的空调外机只能放在一个废弃的机位上。正当吴某准备将客厅空调外机安装在这个废弃机位上时,意外发现邻居万某同样将一个卧室空调机位进行了封闭处理,而那个原本已经废弃的机位,已经被邻居万某占用了。

而后,杨某、吴某等人把钱投资于省内其他州市房地产项目,大肆购买高档轿车、玉石等,造成购房者巨额损失。经过昆明市检察院一年多的努力,犯罪嫌疑人受到了法律的制裁,还追缴到2000余万元涉案款,并按比例发还受害群众。骗取群众1.31亿元购房款2012年1月17日,王先生到昆明市公安局盘龙分局经侦大队报案,称自己在2011年11月8日向昆明豪庆商务公司买了“春城阳光二期”的房子,支付了140余万元购房款,并签订房屋买卖合同。

经过多方走访验证,终于确定其中一名犯罪嫌疑人即设计师朱某的真实身份,随后,警方在常州将朱某抓获归案。闻讯后,另一犯罪嫌疑人即经理吴某迫于压力,于次日主动到新区公安经侦大队投案自首。二人到案后,如实交待了全部犯罪事实。原来,朱某和吴某均是安徽合肥人,平时总在一起报怨没钱用。朱某懂点装修设计,曾因替人装修被骗几万元,因此他也萌生了用同样的方法去骗别的业主的荒唐想法。后经预谋,二人携带电脑、打印机,开车来到山东日照打算行骗,但因没有找到合适的小区而准备打道回府。

当时,邱某见手续已办妥,便要丈夫通过银行转账向开发商支付了购房款。母亲去世 女告父确认房产购房手续办理完后,邱某便专心于工作,直到今年春节休假回广州时,邱某向母亲索要合同及购房资料,才知道母亲是以她自己的名义签订的合同。为此,邱某又气又急,这是不是意味着交房时母亲才是房子名正言顺的拥有者,而自己白交了购房款?邱某立马与母亲找到开发商要求变更主体,却被告知合同已在房管部门备案,不能变更。今年4月,吴某突然去世,按照法律规定,吴某的丈夫、大女儿及邱某3人都是法定继承人,吴某当初替邱某购买而登记在自己名下的房产,首先应作为吴某与丈夫的夫妻共同财产分割,分割后属于吴某的部分再由其丈夫、大女儿和邱某继承。

开发商昆明豪庆商务公司承诺半年内给房产证,可王先生不但没有如期拿到房产证,还被告知所购房子已经被抵押给数家贷款公司。接到报案后,盘龙公安分局民警立即展开调查。经查,昆明豪庆商务有限公司并不是房地产公司,而是一个以资本运作为主的融资投资公司。主要犯罪嫌疑人杨某、吴某等人,以该公司为经营实体,将位于环城北路与穿金路交叉口的原游龙酒店分割成小产权公寓酒店、商铺共472套对外销售,即所谓的“春城阳光二期”。所售房屋逾期不能交房和办理产权证,其行为已涉嫌合同诈骗,金额达3亿余元,其中,售房款1.31亿元,用房屋抵押借贷1.76亿元。

入赘到妻子家,过了几年又离婚回到父母家,但是这时家里已经拆迁,父母没有经过他的同意,把拆迁房的大套给了兄长,只给他留了一个小套房。他觉得父母偏心,拎起菜刀要跟大哥拼命。向拿大套房的大哥要补偿家住建邺区沙洲街道的吴某,是家中的老二,几年前入赘到妻子家,但是两人感情不和,很快就离婚了。但当吴某回到家之后,家里的老房子拆迁,拆迁安置房给了一大一小。吴某的父母就把大套房子给了大儿子,小套房带着吴某一起过。吴某认为这样的安排不合理,要求平分房产,既然大哥拿了大套,就补偿给自己6万块钱。

但吴某拒绝收房。2013年5月,吴某诉至一审法院,要求某公司向其支付截至交付房屋前一日的迟延履行违约金;并判令某公司即时交付房屋。一审法院认为,某公司虽领取了《湖北省房屋建筑工程和市政基础设施工程竣工验收备案证明书》,并于2011年6月30日前通知吴某收房,但该公司未向房屋主管部门办理商品房项目竣工交付使用备案证,吴某房屋并未于2011年6月30日达到合同约定的交付条件。某公司应承担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2011年7月26日,该房取得商品房权属证明书,至此,该房才具备合同约定的交付条件。

在沙坪坝区中梁山镇违规建设小产权房的开发商吴某,为了不让自己的工地停工,向沙区国土局科员、沙区整治农村违法建设领导小组巡查一组原组长刘勇送去好处费153万元。昨日,因涉嫌行贿罪,吴某在沙坪坝区法院受审。今年44岁的吴某,原本经营一家汽车运输公司。2008年,中梁山镇政府进行还建安置房建设,吴某在明知国家禁止开发小产权房项目的情况下,仍投资修建小产权房“山水苑”,并对外公开发售。2008年6月,沙区政府对违规建设的小产权房进行清查。

水武街 定格 总发水

上一篇: 北戴河新区孔雀王府开发商

下一篇: 58同城北戴河晨光小区房源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167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