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房地产税或在2017年实施


 发布时间:2020-12-02 08:14:52

对纯粹的投资炒房者而言,尤其是那些动用银行资金的炒房人,持房成本(或代价)就会显著地增加。当然,房产税还可填补税源的缺口。当然,房产税具体效果还取决于制度的安排。其中,一如贾康文章中所说的,“需要明确的是,每个家庭可以认定的第一套住房,或者家庭人均一定标准之下所谓第一单位的住房面

公众不应孤立地看待某个政策,而应更加重视如何对政策和制度框架进行优化。我认为,现在的房地产调控,应该特别强调“双轨统筹”,不要光看产权房、商品房市场上房价的变化,而应同时要考虑怎样推进保障房建设,这个意义非常重大。如果在保障房轨道上能加快为低收入阶层、收入“夹心层”群体提供住有所居的有效供给,商品房市场上的房价问题,也就没有那么大的“杀伤力”了。对于政府在房地产市场上的职能,政府要管的是规划,“保障轨”上要管好托底,要管好“进”与“退”;“市场轨”上要制定公平竞争的规则,同时要推进制度建设,比如交易环节、保有环节都要收税,税和费要在一起总体优化整合等等。改革有时是比较复杂的,改革文件里明确说要扩大房产税改革试点,预计今年可能就会看到实际动作。开征房产税应该包含多个目标,促进房地产产业和市场的健康发展只是其中之一。(财政部财政科学研究所所长贾康)。

房地产税最晚应于2017年两会后实施北青报:去年两会,财政部部长楼继伟提出房地产税立法正在推进,历经一年多,现在有没有新的进展?贾康:现在比较关键的事情,是什么时候将房地产税法正式纳入全国人大立法程序,尽快开始一审。北青报:今年可以纳入立法程序吗?贾康:按照各个方面的表态,应该是这样。十八届三中全会明确要求“加快房地产税立法并适时推进改革”。去年,傅莹女士作为人大发言人,明确表态尽快纳入立法程序。过了一年,今年两会在即,按道理来说应该是有这样的动作。

限购虽有争议但效果明显朱中一表示,近两年来,尽管社会上对限购的议论一直没有停止,但实践证明,其效果是明显的。“限购政策本身还是比较温和的,对城镇居民家庭,限购的是第三套,对购买第二套的没有限制,但对支付能力不足的家庭,加上限贷,其改善型需求被抑制了。所以,如何满足支付能力不足又有改善性需求的家庭,还能防范金融风险,这确实需要研究。”北京首都创业集团有限公司总经理刘晓光表示,取消预售是最严厉的行政手段,但那将是整个系统的振荡,将影响方方面面的情况。

对于有关“如果在全国范围内针对所有住宅开征房产税,预计每年房产税规模约为5000亿元”的报道,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昨天向记者证实,目前扩大房产税试点范围的改革方向已经锁定,房产税扩征只是时间问题。财政部财科所副所长刘尚希同日接受本报采访时表示,房产税税率和起征点应允许各地间存在差异。扩征方向明确《新民周刊》等媒体报道称,对税务工作者来说,房产税“重庆模式”工作量太大,2011年才收税1.5亿元;“上海模式”执行难度就小一些,2011年房产税收入22.1亿元。

从这几点来看,房产税不太可能让工薪阶层交不起税,自然富裕阶层也不会因为房产税发生财富大逆转。至于房价是否会受影响,基本上不会。因为目前我国影响房价的因素比较多,贷款政策,限购政策,城镇化进程等。增加房产税因素,长期来看会让房价的博弈变量更多,但不是决定性因素。贾康认为,“中国现在实际城镇化水平还不到40%,以后要一路走高到70%-80%才能相对稳定,房地产保有环节的税收并不可能改变中心区域不动产价格上扬曲线的大模样”。学者李稻葵的观点则认为依赖房产税来调控房价只能是杯水车薪,房产税的比例应该是低于1%,短期内也不可能成为地方税收的主要来源。文/本报记者 范辉。

核心阅读有了房产税这样的财产税,就可以起到逐步提升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的作用,逐步减少日常消费品中所含的税,从总体上减少中低收入者的“税收痛苦”房价上涨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房产税作为一个单一税种,只是房地产市场综合调控的手段之一,对房价不可能有“定海神针”一样的威力,说降就降房产税改革试点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筹集收入,而是意在调节市场。比如上海方案规定,中心区域的税率是0.6%,周边区域是0.4%,便使成交大量地被引流到周边区域2月20日,国务院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继续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

郑传亮 尚亿悦 反编译

上一篇: 南宁市不动产登记工作总结

下一篇: 开发商说不能修改补充协议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3619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