贾康称普征房产税目前尚不可行


 发布时间:2020-11-28 18:08:47

目前应是一个很好的促进我国住房市场健康化的契机。环球人物杂志:市场分化后,未来会像以前那样短暂停滞后强烈反弹吗?贾康:现在政府决策层已经有了新的调控思路。一方面以建3600万套保障房为代表的基本保障房建设正在推进,有效供给在未来几年内就要到位,这样,低收入阶层、收入夹心层人群“住

对纯粹的投资炒房者而言,尤其是那些动用银行资金的炒房人,持房成本(或代价)就会显著地增加。当然,房产税还可填补税源的缺口。当然,房产税具体效果还取决于制度的安排。其中,一如贾康文章中所说的,“需要明确的是,每个家庭可以认定的第一套住房,或者家庭人均一定标准之下所谓第一单位的住房面积,是不为这个税所触动的,即应给予免税处理的。”上海、重庆房产税试点中也都有免税面积,如上海人均面积60平方米以内免征房产税,重庆存量别墅按每户180平方米、新购高档住宅按每户100平方米两个标准免税。

“营改增会形成政策洼地,投资会流入试点营改增的地区,迫使其他地区纷纷申请试点,房产税试点没有这种效果。”财政部财科所税收研究室副主任邢丽说。“房产税改革只能渐进,不能设想全面铺开,因为反对的力量太强了。”全国政协委员、财政部财科所所长贾康说。中国税务报社总编辑刘佐与贾康观点相近。他认为,要继续稳步推进个人住房改革的房产税试点,但难度比较大,这不仅是个财政问题,还涉及很多复杂的利益关系。“房产税问题不是财政自身能够解决的,这是个社会问题,也是政治问题。

他说,“至于是哪些城市,还很难确定。总而言之,未来的房地产调控大方向是以房产税等经济手段来逐步替换‘限购令’这样的行政手段。”事实上,去年5月,中国社科院发布的蓝皮书已提到了扩大房产税试点的必要性:不仅可增加地方财政收入,形成稳定税收来源,也可抑制房价过快上涨,调节收入分配差距。SOHO中国有限公司董事长潘石屹日前表示,“2012年,北京乃至全国推出房产税的可能性很大。”如此一来,“原来闲置的房屋会迅速进入市场,增加楼市供给,从而缓解供需矛盾”。杨红旭预计,2012年房产税将会有第二批城市进行试点,数量会超过两个。但早前也有专家对《国际金融报》记者表示,房地产市场短期内不会全面实施房产税,这主要是因为“目前产权结构、产权主体和各自家庭关系复杂,且全国各地情况差异非常大”。

核心阅读有了房产税这样的财产税,就可以起到逐步提升直接税比重、降低间接税比重的作用,逐步减少日常消费品中所含的税,从总体上减少中低收入者的“税收痛苦”房价上涨是多方面因素造成的,房产税作为一个单一税种,只是房地产市场综合调控的手段之一,对房价不可能有“定海神针”一样的威力,说降就降房产税改革试点最重要的任务不是筹集收入,而是意在调节市场。比如上海方案规定,中心区域的税率是0.6%,周边区域是0.4%,便使成交大量地被引流到周边区域2月20日,国务院召开国务院常务会议明确提出,继续做好房地产市场调控工作,扩大个人住房房产税改革试点范围。

如果按面积征收,不同城市的人均住房面积不同如何解决”。究其征收设计方式,欧阳捷认为,不能全国一刀切,应分步实施。值得一提的是,今年6月29日,香港就房地产政策召开新闻发布会,会上香港特区行政长官林正月娥公布了征收一手房空置税、修订资助出售房屋的定价政策等在内的六项住房措施。住建部住房政策专家委员会副主任顾云昌将大陆及香港楼市进行对比。他认为,香港出台的空置税主要是针对一手房,二手房的空置很难界定,但香港空置税的问题值得思考、借鉴。

他分析说,从上世纪90年代开始,政府重点建设的投资额占财政支出的比重就一直在下降通道中。政府之所以还能够进行很多大项目的建设,资金来源主要是通过银行贷款、引入民间投资等方式来实现的。对于城市一些基础设施,适当增加必要的投资还是需要的,比如一些中心城区的堵车问题十分严重,解决这个问题既要通过改善管理,也要通过继续完善相关设施来实现。贾康也指出,民生投入和普通群众的幸福感密切相连,这方面投入的确要继续提高。目前,财政领域的一个突出问题是行政成本掩盖了财政支出,比如“三公消费”等问题一直是群众关注的焦点,这些隐藏在行政环节的消耗未来需要不断进行削减,从而真正地把财政支出更多地花在民生领域。

”华远地产董事长任志强直言。合法性存在争议吴晓灵认为,在政策意图和税收标准都没有明确的情况下推广房产税,全国会产生多种不同的税种。除了上述原因外,部分学者、相关官员和业内人士亦对房产税改革提出诸多质疑。其中包括开征房产税的合法性。现行的房产税是根据国务院1986年颁布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房产税暂行条例》开征的,以房产为征税对象,按照房产的计税余值或出租房产取得的租金收入,向产权所有人征收的一种税。当时规定对个人所有非营业用房产免征房产税。

1998年住房制度改革后,针对个人的房产税才开始被提及。全国人大财经委副主任委员吴晓灵认为,针对房产这样一个家庭重要资产进行征税是非常严肃的事情,而且税收制度应该由全国人大制定。过去因为是改革开放初期,制度变化比较多,为了适应改革开放形势的发展,很多税收制定权交给国务院。“一个税,在政策意图和税收标准都没有明确的情况下推广下去,全国会产生多种不同的税种,因此应该尽早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吴晓灵此前公开表示,房产税这样一个涉及13亿人生活的税种,应该交由全国人大讨论。吴晓灵认为,虽然将之提交全国人大讨论可能会导致房产税出台时间推迟,但是税政讨论的过程,就是全民统一认识、凝聚共识的过程。“在这个过程当中,大家知道有这样一个税要出来,也会对自己的消费行为适当考虑,起到抑制过度消费和投机的作用。”吴晓灵说。“这么多老百姓的钱怎么不需要立法机构介入就成?”耶鲁大学金融学院教授陈志武曾在微博上发表观点称,税是上容易下则难,一旦有房产税就下不来。

顺华雅苑 万丰 杰垣

上一篇: 杭州二手房市场近期很淡定 买卖双方开始拉锯战

下一篇: 房产过户买卖双方都需要房查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3115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