广州中交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


 发布时间:2020-11-28 10:36:51

绿城中国股价日K线图据新华社电“融绿之争”狗血剧落幕,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以下简称中交)成为绿城的新“夫婿”,而绿城中国董事长宋卫平本人也在这笔交易之后,放下了当老板的身段,称愿意在新的绿城只是做一名职业经理人。绿城中国控股有限公司24日早间发布公告称,绿城方面已于23日与中国交通

“绿城布局一、二线城市的方向不会改变,要不然毛利率将会下降。一线城市土地虽然不好拿,成本也比较贵,但中交集团有自己的土地资源,其在资金配套方面也将给予绿城支持。”对此,有媒体报道称,中交集团在一级开发和基建业务方面拥有相当可观的土地储备,预计合并后会是土地储备量最大的企业,土地储备量达1.7亿平方米左右。而在城市前期基础设施以及互联互通建设过程中,中交往往能先行一步获得优质的土地储备,更早知道哪个地方发展房地产更有利,以交通基础设施与房地产开发捆绑运作一直是中交地产的主营方向,毫无疑问,这是中交集团的优势,也是很多房企梦寐以求的事情。

而在产品线方面,绿城也将一改集中做高端,基本不涉足刚需产品的产品线定位,转向长短结合,既要做中高端项目,也要做一些能够加快周转的短平快产品,提升市场占有率。“投资布局转向重点城市,包括北京、上海、杭州、广州、深圳等14个城市”,曹舟南证实道,未来绿城将把投资严控在这14个城市范围内,并且设立两个原则性投资门槛,第一要并表,要么不投资,投资则必须要绝对控股;第二则要操盘,发挥品牌溢价能力。而在新增土地储备方面,绿城想要大规模且快速打开一线城市拿地的局面,尤其是在北京拿地,或许还有一定难度。

交易完成后,央企中交集团与港企九龙仓并列为绿城第一大股东。值得注意的是,绿城在此次公告中对于本次交易的定金做出了详细规定:根据公告,中交集团将在签约当天或下一个营业日向绿城支付25亿元定金,该笔定金将用于偿还融创此前的支付款,除此之外不得用于其他用途。此前,宋卫平反悔将股权卖给融创后,宋卫平能否还钱成为该笔交易能否继续的关键,当时市场猜测认为宋卫平会通过筹集资金来还钱,而出乎意料的是宋卫平再次用卖股权来还了融创的欠款。在宣布新的股权交易后,绿城于昨日早间恢复股权买卖,尽管此前多家机构调低了绿城的评级,但是资本市场却对中交集团与绿城的联姻反应强烈。昨日,绿城股票高开高走,以7.65港元/股收盘,比停盘收市价上涨20.66%。(记者 齐琳 阿茹汗)。

2014年12月,在终止和融创孙宏斌的股权交易后,宋卫平团队为绿城中国找到了新的买家——中交集团。当时,中交集团用60.15亿港元收购绿城24.288%的股权,和九龙仓持股比例相当,并列为第一大股东。今年5月18日,中交集团以每股11.46港元代价增持绿城1亿股,持有绿城约28.912%股权,从而成为绿城最大股东。而九龙仓持有绿城24.288%股份,依然是绿城的第二大股东。在绿城中国发布公告后,昨天,九龙仓集团在发给腾讯财经的一份声明中称,“九龙仓已完成历史任务,随着周安桥先生及徐耀祥先生请辞董事会职务,九龙仓可以顺利及适当地从在董事会内以董事身份转为在董事会外以股东身份,继续支持绿城。

不过,对于二者的合作前景,陈云峰存疑。在他看来,中交集团与绿城的互补作用并不十分明显,虽然财力雄厚,但无论是业界影响力还是产品营销能力,中交集团都远不如融创,而这正是绿城所欠缺的。继花旗调低对绿城的评级之后,昨日高盛也将绿城的投资评级由“中性”降至“沽售”,以反映其欠佳之增长前景及易手告吹后难以有急速的好转。花旗银行将绿城目标价由9.5元降至6.6元,并将2015至2016年之预售预期下调6%至16%,目标价较资产净值预期折让亦由50%扩至60%。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个别央企近来动作频繁,试图在产业链整合、平台集中化或整体上市方面大施拳脚,引领新一轮央企变革的大幕。地产央企分化7月初,上海证大披露了一项价值35.13亿元的资产收购公告,标的资产是从中冶地王1号地块中拆分出来的11幅小地块,交易对手即为赫赫有名的中冶集团。中冶集团正是国资委旗下指定开发地产的16家央企之一,具体执行者为其子公司中冶置业。2010年,中冶置业曾以200亿元一举拿下南京下关1号城改地块,成为当时的全国“地王”。

公告显示,中交此次是通过买入原绿城执行董事罗钊明控制的“Tandellen Group Limited”持有绿城股份1亿股完成了增持。对于交易目的,绿城公告中称,相信中交的全球资源优势和央企背景,能为绿城在获得土地、拓展境内外融资渠道、降低财务成本等方面提供强大支持。根据公告,此1亿股约占绿城已发行股本总额约4.627%,获取此部分之后,中交将拥有绿城合约6.25亿股股份,股本占比约28.912%,将成为绿城的第一大股东。

兰德咨询总裁宋延庆认为,中交也许会给宋卫平更多的权力,并对其更为包容。但是,鉴于此前融创和绿城仅仅几个月合作就告破裂,部分业内人士表示,两家的合作前景还有待进一步观察。合作谈判只花了10天昨日在钱塘江畔的新闻发布会现场,宋卫平和他的老搭档寿柏年分列两侧落座,中间落座着中交董事长刘起涛和刘文生,而浙江省建设厅副厅长应柏平赫然在列。就在各方猜测宋卫平从何处筹集资金还给孙宏斌之时,中交的意外现身让各界都大吃一惊。

”九龙仓集团还表示,当初进入,“绝无控制、全购绿城或其他野心”。绿城中国6月底发布的公告显示,其董事会执行董事席位由4个扩充为6个,其中中交派驻执行董事3人。非执行董事席位则在两名九龙仓人士的基础上,增加了另1名中交人士。绿城执行总经理曹舟南成为新的执行董事,并接替绿城元老寿柏年任行政总裁一职,后者仍留任执董席位。当时,“中交系”已经占据了绿城中国董事会中9席(不包括独立非执行董事)中的4席。而原绿城团队和九龙仓分别占据3席和2席。如今,当并肩作战的老兄弟寿柏年告老还乡,当仗义的九龙仓抽身而退,孤军作战的宋卫平还能坚持他的理想主义吗?。

马保华 青沙园 房要报

上一篇: 绿城学府新城二期房价多少

下一篇: 新疆绿城房地产开发集团副总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357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