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圳罗湖区房产过户办理地点


 发布时间:2021-01-20 20:13:40

两年前,深圳市罗湖区桂园中学教师宿舍被鉴定为危楼需拆除,约28名住户与罗湖区住房和建设局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但时至今日,协议仍未能履行,这些住户遂将罗湖区住建局告上了法庭。近日,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开庭二审审理了这起房屋拆迁合同纠纷。据介绍,罗湖区桂园中学教师宿舍楼于1

例如,在宝安南路3073号住宅楼,由于一直没有物管进驻,消防设施已被偷走;一些有物管的老住宅区也同样面临消防设施被偷或被住户围住的事情。“如果投进去还是没人管,投进去干嘛呢?这是一件系统的事,不光是政府出钱的问题,物业管理费也要收起来,物业公司、居民、业委会都要参与其中。”卢旭蕾说。“我们没有本体维修基金,听到政府有这个项目,我们都非常感动,希望政府给我们安一道门,帮我们修一下管道……我真的很激动。”赛龙大院居民代表情绪充沛的陈述最初打动了一些代表。

2012年1月,罗湖区住房和建设局与宿舍楼各住户签订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约定房屋拆迁补偿采用房屋产权调换的方式,但协议没有对进行房屋拆迁工作的时间和期限作出明确约定。协议签订后,罗湖区住建局进行了资料登记等一系列拆迁前期工作,但因区规划等特殊原因,应拆迁的桂园中学宿舍楼至今仍未被拆除,28家原住户称自己名下仍登记有危楼房屋。这直接导致了已被安置的28户业主迟迟未能办理新居的房产证。被告方罗湖区住建局表示,已就办新居房产证问题与产权登记部门和深圳市住建局积极沟通协商。《房屋拆迁补偿安置协议》并没有规定履行协议进行房屋拆迁工作的时间和期限,故该局并不存在违约行为。“真没想到,负责拆违的住建局自己成了‘钉子户’。”起诉方邱明一说,无法完成房屋拆迁和登记的有关手续给住户们带来很大麻烦,希望能够通过上诉弥补此前协议漏洞,对“约定不明”的,拆迁时间予以明确。此案的二审将择期宣判。(记者冯璐)。

一天的时间审议50个项目,评估论证会开得紧凑而热烈。评委们都是项目审计的“好手”:罗湖区人大代表廖耀雄是位资深律师,他的提问总是紧扣各个小区的项目是否合乎法规,是否征询过业委会或者业主大会的意见,因为这关乎项目入围后能否合法推进;区人大代表卢旭蕾则是普华永道的审计总监,她擅长分析每一笔预算,并作纵横对比,对项目的后续管理也十分关注,因为这关系到政府的投资能否被妥善利用。在场发言提问的人中间,区人大代表张江汉是企业家,游滨是情感护理中心咨询师,黄兴炎是渔民村的股份公司负责人,陈志芳是物业管理处主任,张晶是社区工作站站长,而市人大代表胡桂梁则来自房屋老旧的木棉岭,对旧小区的问题亦有切身体会。

市住建局:区住建局应履行拆迁协议此次被追加为第三人的深圳市住建局方面表示,雅福居99套安置房的产权初次登记在其名下,且已经受理该房屋拆迁补偿的信息备案,并作出了《安居房拆迁的补偿批复》,依法履行协助办理安居房拆迁补偿产权证的有关手续。而罗湖区住建局作为拆迁责任人,应当履行拆迁安置协议,至今未拆除旧房屋,是导致28户业主无法办理新房产权证的障碍。罗湖区住建局作为拆迁责任人是否履行完毕合同,以及是否应当承担赔偿责任,都与市局无关。

罗湖区住建局工作人员表示,入围只是这些项目推进的第一步,接下来各个小区还需要通过业主大会等方式取得三分之二以上业主的同意。与此同时,罗湖区将组织专业结构对这些项目的造价和实施进行把关。到2015年一、二、三季度,罗湖区人大常委会还将委托第三方机构对这些项目进行审计,并督促其完善。交锋碰撞找出政府投资边界“这件事(老住宅区隐患综合整治)由罗湖区发改局牵头,我们区住建局配合,我们把这些项目原汁原味地搬出来,把决定权交给代表”,20日的评估论证会开场前,罗湖区住建局负责人这样告诉与会代表。

作为全国最具规模和影响力的大型珠宝产业集聚地,罗湖水贝设计和制造的珠宝占全国市场的五成以上。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摄自然界中水雾氤氲的湿地是动植物最好的栖息之所。而在深圳,也有这样一片令企业参差多态、良性共存的“经济湿地”——商业土壤得风气之先,企业自由生长、频繁交流,形成了平等宽松却不失章法的合作环境,丰富多样的业态之下既长出“参天大树”,也滋养了创业幼苗。这片“经济湿地”就是罗湖。在改革开放之初,“罗湖”就是深圳的代名词,这里海纳了无数开疆拓土者,孕育了经济高速发展的神话。

钢构料 金首冠 章灵

上一篇: 小产权房或存有条件“转正”路径

下一篇: 南京七彩星城国学府小产权房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2152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