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木家具“身份证”2月起执行


 发布时间:2021-03-07 08:20:27

近日,国内知名红木商“连天红”的动作似乎印证了这点。8月1日起,“连天红”几乎所有材质的家具都有5%~10%的涨幅。“市场购买力还跟不上,上涨不会是普遍现象。”福建收藏家协会厦门家具专业委员会主任彭建楚称,目前,红木家具终端市场还处于低迷状态,而去年大量囤货的人因资金压力也会降价

《红木家具通用技术条件》已经由国家质检总局、国家标准化管理委员会批准,并于8月1日正式实施。近年来,随着红木家具身价暴涨,引发了不少市场乱象, 面对乱象丛生的红木市场,新国标的出台能否规范红木家具市场,对企业、消费者又将产生哪些影响,近日,居然之家邀请京城知名红木家具企业负责人齐聚红木大会堂,共话新国标的意义。中国家具协会副理事长兼秘书长 张冰冰中国现在是家具的生产大国,也是出口大国,去年产值达到10100亿人民币,出口388.82亿美元,但是我们产品附加值和整个品牌附加值等等,跟国际比我们还是有差距。

红木家具没那么快涨价笔者从几个红木家具品牌处得到的答案是:消费者无需慌张出手,红木家具可能年底才涨价。青木堂现代东方家具北区总经理郑月霞表示,品牌每年的常规调价定在12月31日,次年1月1日全国各店正式实施新价格,故到目前为止青木堂无涨价计划。大德祥红木家具总经理袁冰天也称,店中原有红木家具不会再涨价,但用新购材料制成的红木新品上市时价格会上调15%左右。红木原材料进出口被管控后,原材料和成品红木家具涨价是必然吗?什么时候涨合理?对此,中国木材与木制品流通协会副会长兼中国红木委秘书长车畅表示,从购买原材料到成品红木家具诞生,需要半年左右的时间,也就是说,涨价后的原材料要到年底才能变成可销售的红木家具。

原材料的紧缺引发了国内本轮红木家具价格上涨,一些家具企业将面临“无米下锅”的局面。业内专家认为,企业要提高原创设计能力,坚持“走精品化、专业化、差异化”道路,主动适应市场波动,化危为机刚装修完新居的北京市民刘先生想在元旦前添置几件红木家具。在南四环某家具城,他相中了四出头官帽椅3件套,售价7万多元。“年初筹备装修那会还只要5.8万元,这才几个月,就涨了1.2万元。”一上午,刘先生逛了好几家店,红木家具红火的价格,让他迟迟未能成交。

红楼梦中曾经以“色如槟榔、香若檀麝、敲之如金玉”来形容金丝楠木。但记者查阅资料,金丝楠木自秦代以来一直为皇家御用和垄断,民间不得使用,否则会因逾越礼制而犯罪,历史记载明清共有20多名一品官员因私自拥有金丝楠木而被砍头,和珅第13条罪状就是拥有金丝楠木房子。昔日内务府的关于金丝楠木有严苛的标准:直径在75厘米以上,树龄在500年以上,金丝含量在80%以上的桢楠老料。但不管如何,这些家具早已不仅是日常用具,而是一件件的艺术品,从美学意义上讲,承载着中华民族源远流长的文化和对历史传统审美的总结。正是由于其独特、稀缺、珍奇等特点,才一直深受中国乃至世界人民的向往和喜爱,当之无愧成为历史最悠久的奢侈品之一。

因此,《红木》国标还是应修订。专家呼吁增加种类一个很现实的问题就是,红木家具行业现在面临材料危机,国标中主要红木用材枯竭,33种材当中现在只剩下刺猬紫檀、微凹黄檀、非洲鸡翅木等三四种还有一些活体存量,其他的都无存量,而且消耗殆尽。因此,参与《红木》新国标修订讨论的不少专家都呼吁,要发展红木产业,那就要扩大树种,不妨把好的树种多收进去一些。颜色深红的“红檀”、跟黄花梨很像的大叶黄花梨,还有跟紫檀色泽接近的“科檀”都呼声甚高。

明式黄花梨拼格背板方脚四出头官帽椅。小叶紫檀精刻水龙纹大宝座加脚踏。清式黄花梨镶紫檀山水人物小宝座加几。2013年已经过半,上半年国内股市跌宕起伏、金价大跌、楼市风险渐增,让越来越多的人开始寻找和选择新的投资渠道。因兼具艺术收藏性,由珍稀红木制作的古典家具成为新近不少人青睐的一种小众投资品。近期,南方日报记者走访市场发现,受到新近修订《濒危野生动植物种国际贸易公约》(又称CITES公约)影响,红木市场涨声一片,最高的年内上涨了30%。

有些商家对自家经营的家具材料并不了解,有的虽然了解,也并不认可“5属8类33种”的说法。在天雅古玩城“精艺雷新古典家具”店内,导购员向记者介绍一款条案,表示材质是“花梨”的,并表示“属于红木”,当记者细问其树种名称时,导购表示不知道。在同一商城内的“百成堂”店内,店主表示,其店内家具材质都是红木的,是“老红木”。当记者询问具体树种名称时,店主称:“市场上对于红木的称谓并不是按照书本上来的,我们说的从老挝来的‘老红木’就是交趾黄檀,其他的是海南黄花梨、草花梨、小叶檀等,还有一些非洲来的杂木。

制图 杨仕成华西都市报:已经持续上涨三年的红木家具价格还在上涨,原材料价格每年25%的涨幅让消费者和家具厂家都望而却步,今年上半年起,红木家具进入了“有价无市”的尴尬。华西都市报记者近日走访发现,成都玉带桥商圈的红木家具卖家有不少关店撤走,还在坚持经营的红木家具馆生意也鲜有买家问津。“眼瞅着价格涨了一大截,但就是卖不动。”成都市玉带桥一位红木家具老板这样对记者诉苦。不久前,在成都玉带桥某家具商场负一楼,一占地几百平方米的大型红木家具馆关店,还坚持营业的经销商则面临每况愈下的销售情况。

工厂不像经销商,可以囤货,它必须保持周转,否则就得停工待产坐以待毙。所以几家厂子就联合起来,将厂里现有的产品变现,自谋生路。”穆延东告诉记者,他们在北京、上海也有此类清货会,销售情况都不错,相对而言,广州的销售情况不如北京、上海。“可能是产品材质的问题,微凹黄檀和缅甸花梨的产品比较畅销,但南美酸枝和东南亚酸枝的产品不太被认可。有很多消费者直接询问有没有大红酸枝的产品,也有很多消费者询问有没有明式风格的产品。”他透露,下周销售的产品将会进行调整,还是针对普通消费者,以老挝大红酸枝(交趾黄檀)、缅甸花梨的材质为主,增加明式风格家具的品类,但还是以清式风格为主。

刘发志 楼费 议事规则

上一篇: 东方购物嘉定北商品房还有吗

下一篇: 上海嘉定北工业区住房屋出租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31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