房产证是大爷的名字孩子上学


 发布时间:2021-03-07 09:56:21

经过一个半小时的调解,社区和廖大爷的两个侄女达成和解协议,对2012年7月31日签订的第一份遗赠抚养协议达成一致意见,双方不得反悔。最终,社区获得廖大爷赠予的土地补偿费2.7万余元,他的两位侄女获得其留下的财产,包括面积60平米的一套拆迁安置房。公证员说/遗赠人可变更条款内容以最

两套房首付需11万元多,经过和家人商量,两位老人拿出9万元,剩下的两万多元由大儿子陈明富(陈华之父)和二儿子陈明中(陈力之父)承担。2005年11月,陈大爷将9万元钱交给了陈明富和陈明中,让两人买房。为了保证房子能顺利落到两个孩子名下,同年11月20日,陈明富、陈明中及陈明中的妻子林巧3人签了一份字据,上面注明,上东阳光的两套小户型属于陈华、陈力的财产,房屋租金要存到两人户头。儿子儿媳私分房子 大爷告状由于钱在陈明中手上,2005年12月12日,陈明中夫妇在买房时瞒着父母和大哥,以自己的名义与开发商签了两份商品买卖合同,在合同上,并没有陈华、陈力的名字。

数月前,市民张大爷在侄女张女士的搀扶下来到了南京公证处,要办理房屋赠与公证,把自己名下的唯一住房,赠与自己的侄女张女士。今年60多的张大爷,为何把房子要留给侄女,不留给自己的孩子呢?原来,张大爷早年丧偶,只育有一个独子。前些年大爷的独子因癌症不幸早逝,张大爷在悲痛之余,身体垮了,生活也没有了着落,后来因病生活不能自理。张女士是张大爷亲弟弟的女儿,两年前张大爷的弟弟去世了,张女士的家里就空出了一个房间。眼见张大爷无依无靠,张女士于心不忍,就将张大爷接到家里来一起生活。

另外还有自称是工程建设项目部的人要张大爷暂时搬到别的房子,说等修好后再搬回来住。张大爷希望有关部门能本着负责的态度对该楼重新鉴定,好让回迁户住得安心。记者就此致电负责工程验收的浑源县住房保障和城乡建设管理局质检站的一位马姓负责人,他说他们已到张大爷家实地查看过,塌陷原因估计系基坑回填土没有夯实和卫生间漏水所致。该负责人向记者坦言,基坑回填土没有夯实属于质量问题,他们将积极协调建设单位进行修理。(记者 刘俊卿)。

经过这么一折腾,自己和女儿不仅没了房子,还随时有被“扫地出门”的危险。随后,庄某多次要求吴大爷和吴某将房子归还给自己和女儿,但吴大爷父子迟迟不予理会,双方争执不断,事情一拖就拖了八年。2012年9月,庄某忍无可忍,便与女儿一起,将吴大爷和吴某父子俩告上了法庭,请求法院确认房子归自己和女儿所有。办案法官了解到这种情况以后,觉得无论判决给哪一方,另一方都不会满意,这样生硬的判决下去,案子是结了,但是拖了八年的“家务事”还是得不到实质解决。

记者看到,1-5的吴先生和7-5的文先生的购房合同户型处都是写的“一室两厅”,面积也一样。郑唐称,吴大爷买房时,就应该知道是一室两厅。“买房不可能连户型都不看,他是故意抓住笔误不放。”郑唐说,以前也出现过类似情况,但经过解释,购房者都能谅解。说到如何解决,吴大爷表示,自己要的是两室两厅的房子,一切按合同来办。郑唐表示,该楼盘没有相同面积两室两厅的房源,只有80多平方米的两室两厅。如果吴大爷愿意换,得补差价,或是把这套房子改造成两室两厅。吴大爷称:“我没钱补差价,也不要改的房子,因为改的房子户型不好,又小又没窗子。”可起诉开发商要求其履行合同重庆合纵律师事务所的主任律师肖勇说,户型是一套房屋的重要指标之一,根据合同约定,开发商应该交付一套两室两厅的房屋给吴大爷,如今交付的是一室两厅,严重违约。不管开发商怎么解释,吴大爷都可起诉开发商,要求其履行合同。(记者 莫雪庆 任君 实习生 王雪敏)。

正巧看到一家装修公司打出广告——“100平米只要3万元装修费”。李大爷赶紧按照广告上留的电话拨过去,对方信誓旦旦表示100平米装修下来,只要3万元。但装修公司要求,李大爷必须交纳定金。听说装修费这么便宜,李大爷兴冲冲地赶到这家装修公司。接待人员告诉他,只要交500块钱定金,就可以享受优惠的装修价格,具体的装修费用则要由设计人员上门现场测量,然后才能给出报价表。李大爷交了500块钱定金。没过几天,装修公司就派人来到现场,并询问了李大爷的装修要求,紧接着制作了一份详细的报价表。

侄女廖秀芳还向记者出具了廖大爷从2012年12月到2013年3月的检查报告、出院证明、住院费用结算票据等。“大伯先是因为打麻将,突发左侧肢体无力、语言不清,送到医院后被以‘脑出血,高血压三级,极高危’收治入院。”廖秀芳说,大伯第二次入院是因为做胆结石手术。其间全家轮流在医院值守照顾,老人回到家中后安详离世。社区:老人的低保等都是社区帮忙申请的。逢年过节,社区会派人去看望他,买一些生活必需品。廖大爷的两位侄女没有完全尽到赡养义务。

5年前,55岁的兰溪市上华街道石港塘村村民贾爱良去世了。因为终生未娶,膝下没有子女,贾大爷原先居住的老房子长期空置,长时间得不到修缮。为了避免房子倒塌压到人,去年10月底,石港塘村村两委、上华街道三改一拆办把房子拆了。可这一拆拆出了问题。贾大爷的两个姐姐站出来抗议:“我们是房子的继承人,拆房子之前,怎么没经过我们同意呢?”一直在为房子的事四处奔波讨说法的杨关林,是贾大爷其中一位姐姐的女婿。在杨关林看来,村里把贾大爷的房子拆掉,毫无道理。

黑背 东圃尚 延春

上一篇: 安置房选址需要开听证会吗

下一篇: 四川上恒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上恒大酒店



发表评论:
相关阅读
热点话题
网站首页 |网站地图 |关于我们 |联系我们

Copyright © 2012-2020 点点楼市网 版权所有 0.12904